Dr. LIU Donghua

vipcounsels

知识产权滥用

时间:2017-04-15 09:28来源:刘东华博士 作者:刘东华博士 点击:
知识产权滥用概念

知识产权滥用概念

 
在我国,《反垄断法》[1]在其附则中首次使用了“滥用知识产权”概念,但是没有对“滥用知识产权”的概念作出规定,没有明确什么样的行为构成滥用知识产权,或许在以后制定的《反垄断》 的实施细则或指南[2],或者其他的法律法规中我们能够期待到权威的官方解释。
对于知识产权滥用的理解,比较流行的说法是“专利权滥用是对专利的时间或范围的不允许的延伸”[1], 但本人更赞同如下分析,“罗马法当中有一句法谚,就是“行使权利皆非不法”,如果把这句法谚做进一步的解释,实际上权利滥用这个概念好象在逻辑上站不住脚,既然这是一项权利,权利的产生从法理学上讲,那就是以法律关系为基础,法律关系产生的前提可以有多种,至少法律行为是创设法律关系的一个原由,这就象我们在民法上区分法律行为和民事行为一样,在被我们称之为权利的东西已经在法律上得到了肯定;反之,如果法律上没有肯定某项权利,我们也不会把它称之为权利。既然法律已经确认了某项权利,那么,哪来的权利滥用呢?由此又产生了一个问题,有人为了解释这个权利滥用,就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当你的行为超越了权利范围,你的这种行为就是权利滥用。但如果我们仔细思考一下就会发现,这种说法在逻辑上还是站不住脚,超越了权利的范围你也就无权了,没有权利哪里来的权利滥用呢?你用的是什么呢”[3] [2]
   基于以上理解,知识产权滥用是权利人以法律所赋予的权利(如技术秘密财产权利以及排他的专利权)为杠杆撬取其可得权利利益之外的额外的利益。之所以被称为“滥用“,是因为如其他权利滥用一样(如滥用诉权等等),这种行为是在行使法律所赋予的合法的权利的幌子或名义下,或依附在法律所赋予的合法权利上进行的。
   让我们来设想一个知识产权使用杠杆。杠杆的一端是知识产权权利端,另一端是知识产权权利人使用其知识产权所谋取的利益。如果杠杆保持平衡,即权利人所拥有的知识产权和他使用该知识产权所谋取的利益相平衡,那么该知识产权的应用平衡了个体利益和公众利益的,是知识产权权利人在法律赋予的知识产权权利范围内充分行使了权利,同时公众利益也得到充分保护的情形。
如果知识产权权利人挟其知识产权优势在杠杆的知识产权权利端过度下压,那么杠杆的另一端——利用知识产权所谋取的利益则会高高的翘起来,即知识产权权利人所得到的利益就超出了他所应当得到的利益,那么相应的作为一个总量恒定的利益体系中的另一部分的公众利益就会受到损害。例如“专利权给权利人以20年的期限控制制造、使用、销售、许诺销售和进口的权利。如果权利人试图攫取更大的或更长的超出该权利的利益,他就可能滥用专利权”[3]
至于知识产权权利人怠于或并不热衷于行使其知识产权权利,或者如在我国第三次专利法修改中有人提出应当惩罚的放长线钓大鱼的专利经营方法那样使专利权杠杆的所谋取利益端要低于知识产权权利端的目的是为了以后谋取更大的利益作准备,以及涉及强制许可的专利权滥用问题,是另外一个需要讨论的话题。
  技术秘密作为知识产权的一种,不具有类似专利的独占性和排他性[4],因此其滥用常常结伴专利权的滥用而出现的,在后续讨论中,将以专利权的滥用为主进行分析,并在特别需要之处对技术秘密的滥用做出说明。


[1] 指2007年8月30日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该法于2008年8月1日实施。
[2] 是否应当在反垄断法律体系中规定“滥用知识产权”的概念存在不同观点,如黄勇在《知识产权与反垄断法的基本关系》(《知识产权》2007年第7期)中认为“,知识产权滥用的概念放置在反垄断法当中是不恰当的,不仅对正确认识相关法律事实毫无裨益,还会因判断标准的不明确与适用反垄断法规则产生冲突或重叠。”
[3] 王利明: 关于滥用权利的概念,学者持有不同的观点,主要有“否定说”和“肯定说”两种。否定说认为,滥用权利说法是矛盾的,因为权利是不能滥用的,“权利”被滥用的时候,也就不是法律所承认的权利了。肯定说认为,权利人在属于其权利的范围内,以超出法律许可的方式行使权利,则为滥用权利。http://www.ndcnc.gov.cn/datalib/2003/NewItem/DL/DL-463860
[4] 蒋志培:入世后的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第一部分第三节第2点,http://www.chinaiprlaw.com/ssjz/ssjz10.htm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